从古至今,家庭一直是人们生息繁衍的基本单元和维持社会和谐的最小细胞,“家和万事兴”一直是国人对幸福人生的期盼。但随着历史的演进和科技的进步,现代工业社会将工作从家庭中剥离,工作和家庭之间出现了日益严重的冲突,家庭功能的发挥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影响和制约。这是当前值得特别关注的社会问题。

工作与家庭的冲突是指当个体的时间和精力难以协调满足工作和家庭两个领域的角色要求时,两种角色压力互不相容所产生的角色冲突。这种角色冲突主要表现为:家庭与工作空间场域分离带来的家庭时间减少,城镇化的推进和人口流动的加剧,城市扩展和交通拥堵,延展了人们工作地点与家庭住所的距离,延长了人们从单位到家庭的时间。家庭分工模式变化带来的家庭照顾不足,即虽然性别平等和女性就业促成了家庭照顾由女性独自承担变为男女共同分担,但也带来夫妻双方都面临工作与家庭的冲突问题,男性投入家庭照顾的贡献远远小于过去女性专职家庭照顾的贡献,这就导致总体上家庭照顾的质量大大下降。职业竞争压力带来的家庭危机增多,人们为获得晋升机会、谋求更好的发展空间,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而工作中的过度投入必然带来身心疲惫,在科层制的组织系统内无法发泄的压力往往累积到家庭中释放,从而导致家庭纠纷、家庭暴力事件,甚至造成家庭解体。以工作为中心的价值导向带来的家庭责任淡化,例如,“对自己负责”的个体本位主义取代了“对家庭整体利益负责”的家庭本位主义,“以工作为中心”的价值观取代了“以家庭为中心”的价值观。

对家庭情感功能的影响。情感满足功能是家庭的核心功能,家庭成员彼此间的情感支持是家庭的价值所在。特别是在工业文明带来的人际陌生感、对立感和不安全感与日俱增的环境里,家庭更成为人们治疗外部世界创伤的“人类精神的最终避难所”。但忙于工作,使得家庭成员相聚时间越来越少,沟通交流越来越稀疏,工作中带来的压力导致家庭成员之间的冷漠和疏远,甚至造成对立和伤害。

对家庭养老功能的影响。居家养老是符合中国国情以及多数老人意愿的养老模式,赡养是城乡家庭的重要功能。随着独生子女政策的推行和人口寿命的延长,老年抚养比不断上升,家庭中需要照顾的老人多了,相应的照顾时间长了,但子女因工作繁忙而不能照顾甚至看望年迈或生病的父母成为城乡家庭的普遍状况,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家庭养老功能的衰减。

对家庭生育功能的影响。生育功能不仅对家庭,而且对人类传承和社会发展极为重要。但工作与家庭的冲突加剧造成生育成本越来越高,职业女性在抚养孩子与工作之间面临选择,导致部分家庭生育意愿下降。目前,我国的总和生育率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中国家庭生育功能萎缩的倾向。

对家庭社会化功能的影响。家庭是青少年价值观形成和行为规范习得的最初场所,家庭功能发挥得越好,青少年问题行为就越少。家庭对青少年的影响,最核心的因素是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纽带。但父母投入工作精力的增多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其与子女相处时间、沟通机会的减少。研究表明,一些青少年出现的性格缺陷问题、人际沟通问题、心理问题以致违法犯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都与亲子交流缺失和家庭教育缺陷相关。